这可是我第一次主动提出会呆在汴梁,本以为此言一说,赵元侃必会心花怒放。没想到,他冷哼一声,大手狠狠地握住我的手腕,将我拖拽到屋角、壁咚在墙上:“军师生异心,你说,本王该如何处罚?”

这家伙帅气的一张脸瞬间在我面前放大,我的小心脏啊,扑通扑通地乱跳,说话也不利索了,“王……王爷……此话……话从何说起?”

赵元侃用手指敲了我一记脑门:“十万两黄金外加卖枸杞所有的银子全部都给你,你还不满足,你到底想要干什么?招兵买马,派兵来救你吗?”

咦?这家伙怎么知道我想招兵买马,他何时能看到我心底的想法了?

不对,他应该是猜的!哼,就算他猜到了,打死我也不能承认,只能先“浑水摸鱼”地糊弄过去:“呵呵,王爷,你想多了,亲兄弟还明算帐呢,我可没想独占卖枸杞的银子,既然你暂时不用的话,那我就想着拿这笔银子再干点什么,刚好我还会做拉面,就顺便再开个面馆啦,算你我二人合伙,所挣银两同样五五分帐,怎样?”

赵元侃又敲了我一记脑门:“阿舞,本王曾说过,眼睛不会说谎,你没说实话,定还有事瞒我!”

“哎哟,王爷,好痛啊!”我假装哀嚎着,“好吧,我招,我招……我想多多挣银子,自然是为了给你我留条后路啊……”

“噢?留后路?”赵元侃咬牙切齿道:“你对我就那么没有信心?”

不行,不行,此刻再不能胡乱糊弄,只能智取……虽然赵元侃“壁咚”我的姿势相当暧昧,但我还是努力从狭小的空间中挪出一点位置,伸出手来拍在他肩膀,语重心长道:“王爷自小熟读《春秋》,必知道《左传》有云:‘居安思危,思则有备,有备无患’……”看见赵元侃若有所思地点点头,我顺手指了指他身后:“故,王爷,请回头看……”

趁赵元侃回头那一刹那,我“嗖”地一下从他双臂间钻了出来,跑到他身后的放有笔墨的书桌前,装模作样地拿起毛笔……

看我使诈“逃跑”,赵元侃“扑哧”一下笑出声,他慢悠悠地踱到我跟前:“小狐狸,胆子不小啊,敢“声东击西”诈本王,行,本王倒要看看,你那笔狗爬字能写出些什么瞎话?”看我沾墨在纸上画了几个圆圈,他瞬间爆笑:“阿舞,这么久了,你怎么还是只会画蛋。”

“王爷!”我故意娇嗔着,“那些不是蛋!是挡在你我面前的大石头!就算治好了七公主和九皇子,就算韩栋告老还乡、赵普病重在床,但你我面前仍危机重重!!”我用毛笔重重地点在那一个个圈圈里,“危机之一,画像识人内侍仍未找到,后宫是否还有想害你之人也未知;危机之二,你那二哥诬告你“通敌卖国”罪名还未清除……”我又用另一只笔沾了些朱砂,点在了最大的圆圈上,“危机之三,也是重中之重,官家态度不明,他随时都有可能让“通敌卖国”罪名成立的!”

看到赵元侃收了笑容,默不作声地坐到桌前,端起茶杯喝了起来,我知道他听进去了,就继续在纸上画着一个又一个圈圈:“王爷,当下首要之事应先取得官家信任。既然官家要弃战修国,那我们就顺着“修国”这条思路走,我估计官家很快会在朝堂上让大臣们出谋划策如何修国,而修国之策重中之重就是要充盈国库……王爷可让幕僚们多多往这方面想想,多给官家出几个挣钱好点子,再帮官家管好钱袋子,官家自然会增加对你信任感滴……”

听到此,赵元侃放下茶杯问道:“阿舞,那你有何充盈国库之法?”

“哈,王爷,我不是你们大宋子民,更对大宋律法、税收一窍不通,我哪有啥充盈国库之法,我只会看个杂病、做碗拉面……”我唉声叹气道,“这看杂病吧,本以为钻了个‘近水楼台先得月’空子找了条卖‘夏州枸杞’路子,结果反而害王爷背了个‘通敌卖国’罪名,我甚感不安,故这卖拉面吗,我也没太想好面馆要怎么开,若继续沿用‘夏州拉面’之名,我担心会继续给王爷添乱。”

赵元侃起身来到书桌前,拿起我画满圈圈的纸看了又看,貌似随意问道:“那阿舞在上京城‘夏州拉面’馆是如何开的?”

之后的时间,开始了我在北宋的“讲师生涯”。虽然这段“讲师生涯”只有短短的一个时辰,但我打死也不愿再干了,不仅仅是因为我面前的这个“十万个为什么”学生赵元侃的问题实在是太多了,更因为这个学生相当“无赖”,他还要求我写一份“夏州拉面”在汴梁城运营的“策划文案”,十二个时辰后就要放到他案前,否则他不介意天天到皇宫里盯着我写。

唉,姑奶奶我最不怕的是写“策划文案”,最怕的是被帅哥时时刻刻盯着看,到时候心猿意马的,不知会犯下什么错事。

于是,在苦熬了一个通宵后,一份用狗爬字写成的“策划文案”终于新鲜出炉了。

在文案里,我分析了目前的汴梁城餐饮行业的现状,又分析了老百姓的饮食习惯……我认为拉面是能够成为大宋老百姓每日餐桌的必吃食物的,问题在于这拉面的来源,大宋与夏州打了三年仗,老百姓对“夏州”还是充满敌意的。

虽然“夏州枸杞”在汴梁卖得很好,但“夏州枸杞”是有别于“夏州拉面”的,因为“夏州枸杞”只有夏州一个产地,世间别处都没有,有钱人为了让病尽快好起来而不得不选,但老百姓的每日吃食却不是非拉面不可的。所以,要想让百姓打消对“夏州”的敌意,要么借大势要么造小势。

那“大势”是什么?大势就是宋皇若想充盈国库,一定会让百姓安居乐业,让百姓人丁兴旺;人丁兴旺了,百业自会兴旺,税收就会增加。那如何人丁兴旺?光靠生育还不够,宋皇定会开放边境,吸收外来人口,加强国与国之间的贸易。当大势来临时,谁还会在意夏州曾与大宋打过仗!

可若是宋皇迟迟不敞开国门怎么办?那就只能想办法造小势了!可如何造小势呢?我想了又想,突然想起“一个小球的破冰之旅”——千年后中美两国的“乒乓外交”。嗯嗯,说起小球吗,北宋虽然没有乒乓球,但有足球啊……噢对,足球在北宋叫蹴鞠,还是这个时代最最流行的体育运动。我可以让“夏州拉面”里会踢蹴鞠的伙计们组成一个队伍,再让赵元侃在民间找些会踢蹴鞠的百姓组成一个队伍,让两个民间队伍在汴梁踢场比赛,让汴梁百姓免费观看,顺便在赛场上打打“夏州拉面”广告,再搞个竞猜,猜中比赛结果的可以免费吃拉面……这种造小势的办法或许能打破汴梁百姓对“夏州”的敌意……

本以为把“策划文案”交给赵元侃后,我能消停一阵子,没想到一个月后的一天,赵元侃“啪”地将一堆奏章扔到我前面,将我惊得目瞪口呆……

原来,这一个月来,大宋朝堂所发生的事情,件件都与我估计的差不多。先是宋皇在朝堂上提出要修国、要充盈国库,让大臣们出谋划策……随后的日子里,众臣们纷纷各抒己见,其中以襄王的建议最为突出。

襄王说,要想充盈国库,一要轻徭薄赋,让百姓都有饭吃;二要大力兴修水利,不仅能增加种稻面积,还能让物资快速流通,让百业兴旺。

立刻,就有大臣就问了,若轻徭薄赋了,国家税收岂不就减少了。襄王说,百姓都有饭吃了,自然就能人丁兴旺,人多了,税收也会随之增加的。

很快,又有大臣质疑了,此法固然好,但时间太长,要等到五至十年才能看到成效。襄王说,若想短时间内看到成效,还有一个办法,那就是开放边境,恢复与各国的通商。

许王马上跳出来说襄王有“通敌卖国”之嫌,此时已在朝堂有一席之地的寇准看不下去了,他说“通敌卖国”是用国家利益来换私利,而襄王所说开放边境之法,在前朝就有先例。三百多年前的大唐贞观年间,万国来朝,不仅促进了国与国之间的贸易,还带来了无数外来人口到国都定居,使国库很快充盈起来。寇准说,倒是汴梁现在百废待兴,如何恢复通商,还有待商榷。

襄王说这个好办,可以先搞个蹴鞠比赛,让周边国家派个代表队来参赛,这些人在汴梁定会用到瓷器、丝绸、茶叶,也必会想方设法带回国去,并大肆宣扬,自然就会吸引更多的人来汴梁做贸易,到那时,大宋对那些外国商人多多收税就行了……

宋皇十分赞赏襄王的这个主意,让他尽快写个奏章说明详情。散朝后的赵元侃二话不说地就将这个“重任”交到了我的身上,说什么“这主意是你出的,自然就得你来完成”……

我目瞪口呆地看着这一桌子的奏章,瞬间有些恍惚……本想搞场大宋和夏州之间的民间蹴鞠比赛来卖卖拉面,怎么瞬间就演变成了十几个国家参与的国际级体育赛事了,艾玛这岂不成了史上首届世界杯了,还是个“北宋版世界杯”!

苍天啊大地啊,我是不是改变历史了啊,君灵白会不会不要我了啊!

(未完待续)